<code id="889AIIWI88M"></code><style id="889AIIWI88M"></style>
    • <acronym id="889AIIWI88M"></acronym>
      <center id="889AIIWI88M"><cente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center><abbr id="889AIIWI88M"><di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noframes id="889AIIWI88M">

    • <optgroup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sup id="889AIIWI88M"></sup></strike><code id="889AIIWI88M"></code></optgroup>
        1. <b id="889AIIWI88M"><label id="889AIIWI88M"><select id="889AIIWI88M"><dt id="889AIIWI88M"><span id="889AIIWI88M"></span></dt></select></label></b><u id="889AIIWI88M"></u>
          <i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tt id="889AIIWI88M"><pre id="889AIIWI88M"></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超越者联盟》 第三章 朱雀家族的混世魔王(二)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秦超跟随者下人四处观望这里的一切,路上行人十分的多,所有人的打扮都十分潮流,和自己的身上村民服饰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他四处观望着打量着每一个人,然而那些人也在打量这个农村来土包子,虽然秦超长得帅气,但是身上的衣服却表明了身份。那些人的眼光也就在秦超的脸上惊讶了一下,看见他的服饰之后就瞬间失去了兴趣各自赶路。

          下人十分的亚历山大,虽然秦超的服装十分的农村但是却是实打实的老族长外孙,赵家大小姐的儿子,这一路他一言不发,这才是最可怕的,他不知道这位少爷是什么类型的人物,万一做出不好的事情那可就是小命不保的结局,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赶路的时候十分的紧张。

          《论下人的自我修养》的准则之一,要了解主人的说有习性,包括喜好,不能做出让主人不喜欢人事情,能避则避,躲不开的事情只有烧香求神,买个彩票之类的看看会不会中奖,中小奖也就是相安无事,全中得大奖那就是有钱赚没命花的结局,用那钱提前买口豪华棺材买块坟地也是正确的选择。

          “能不能快点,算了我带你,给我指路就好。”

          秦超觉得现在赶路的速度太慢了,只能用走来形容了,他完全忘了那仆人也就是个凡人而已,并没有超能力来支持他长时间奔跑。领路的速度这么慢也就影响了他的速度,没办法一下子夹起那个下人,游龙步瞬间爆发穿梭在这人群中,速度快的让人尖叫,速度形成的风劲带起那些身穿裙裤的少女裙摆。那仆人余光一饱眼福,秦超却看都没看一眼。

          “在那左转。”

          风景虽好,但是方向不能说错,去晚了那他也就要完了。

          “下个路口右转直走就有个标记,那里就是。”

          “你叫什么名字?”

          “啊!小的蔡宝。”

          “菜包?”

          “艹祭蔡,宝贝的宝。不过菜包是我的绰号,平常人都这么叫我。”

          终于少年发话了,一直被他带着跑感觉他力量惊人,觉醒超力后的人就是不一样!这位主子和那魔王有点不太一样,那些高高在上的主子连仆人的手都嫌脏,更别说夹着他跑了一时间好感倍增。

          蔡宝却不知道眼前的秦超根本没有去觉醒什么超力。

          “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到了如果想要跟着我晚上来我房间。到了!”

          “啊!”

          蔡宝一脸惊恐,对那些美丽风景视做无物,结果问他要不要和他走还要去他房间这位主子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顿时心底里五谷杂粮那份好感落入无底深渊,没想到有点俊美的少年竟然会是这样的人,竟然想想感觉后门有种怪异的感觉,夭寿了不会真有感觉了吧!我是直的不是弯的,蔡宝不停的这样催眠自己。

          跟着秦超踏入了红楼苑。

          这一天红楼苑很热闹,歌姬台上吟唱,有人台下哀叫。周围的人不断的加油鼓劲,看着这个被打的孩子十分的痛快。

          赵日天!没错被打的名字就叫赵日天,赵家之子唯一嫡系子孙,朱雀之火为日镇守天火城之心,想要这个孩子将来能成为赵家的支柱,管理好这天火城和这整块第三区,却没想到从小调皮,在外面喜爱惹出事端,有事没事去偷看某某姑娘洗澡,要么就是调戏那个某某小萝莉,打架什么的都是叫着家族的打手前去搞群殴。后来赵家老族长发话了,他出门禁止任何打手出赵家发现立马家法处置,严重的逐出家族。有一人已经成为了炮灰,接下来的那些家族打手见了这位少爷就躲。

          这整个第三区并非赵家一家独大,赵家虽然管理者这第三区但是主要大事还是要其余家族一起开会决定的。那些小一辈的事情他们完全不会管理,只要不闹出人命什么的,挨打家常便饭让他们各自长记性。他们那一辈也是从小不懂事这样闹那样闹的,最后大家都懂事了握手言和,当年的事情也算是为童年添加了一份乐趣,有时回想也会嘲笑一下当年的自己做事多么不经大脑。

          可赵日天的行为已经不是在闹了,偷看女子洗澡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家族的耻辱,一城之主亲自上门赔礼道歉,那样的事情简直无法忍受,调教了多次,屡次听次次再犯。整个天火城都知道赵家有个小魔王,竟然还成了那些男人之间的饭后话谈,城里人见了赵日天出游就将闺女往家里藏,还好未成年,等他长大了那还不是要一天祸害一个良家闺女的节奏啊!

          “赵日天你不过也就是个小屁孩,懂什么叫春宵一刻值千金吗!敢和我抢琉璃姑娘?”

          此人很嚣张,他名叫刘义,木属性元素家族的族长儿子,比赵日天大了十岁左右,典型的以大欺小,他胸口的红色一星C级勋章表明了他的实力,超力只有在学院入学才能觉醒,对于没有觉醒超力的赵日天是很不公平的暗中让自己的仆人去叫救援了。

          “本少爷看中的姑娘是不会让给任何人的。”

          赵日天现在脸颊发肿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奄奄一息的样子,很多人都在那里凑热闹,今天是最有名歌姬小琉璃出场,琉璃出场没有五次,但是那空灵的美音却被人深深烙印在脑中,一次成名,据说歌姬琉璃还没过十二岁,的确她出场的时候那娇小身形和音色也已反应了她的年龄。赵日天一次就成为了她的歌迷,这一天她竟然说出了竞价卖身,在场人十分的多全部都听到了,作为赵家的大少怎么能不心动,论财力赵家超越其他家族许多,没有一定实力是不可能成为第三区的掌控者的。

          刘义之所以在此就是因为他喜欢萝莉,况且琉璃那空灵的音色十分的美妙,想想她在床上不断娇吟想想就兴奋了起来。刘家不如赵家,财力上的不如再有赵日天的不断鄙视,大打出手,想要用武力屈服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却没想到他那么的倔强。皮肉之苦是少不了他的,却不能下重手。

          原本的竞价被抬的太高了,结果成了两家小辈互斗。

          “这家伙!草包给我过来,援军呢?”

          赵日天眼睛十分的尖锐一下就看到人群中正在偷瞄的蔡宝,他经常性骂他草包做事一点都不让他满意,在场除了这个草包父亲根本就没有来。

          “援军是我。”

          秦超走到了赵日天的身边,赵日天瞄了一眼顿时气急骂道:“你这个草包我说带援军带个乡巴佬有什么用?你这个没用的废物。”

          蔡宝被骂的十分委屈说:“这是老族长的决定,族长现在估计在面壁中,这位是你的表哥不是乡巴佬。”

          听了蔡宝的解释想要有种一巴掌抽上去的冲动骂道:“说谎也给我编个实际点的,我哪来的表哥?我爸好好的怎么可能去面壁?想不想混了?”

          蔡宝这次没有解释,弱弱的退到一旁,惹不起我难道还躲不起吗?

          赵日天这样的表现让秦超皱了皱眉头,看来要好好调教一下这个自以为是的表弟了,两世为人要说折磨人他是最厉害的,在天龙殿的修炼完全就是噩梦,这也是他之所以当年能未满二十岁称霸整个龙虎榜的原因,要学会折磨人那自己先要承受比这还要残酷的折磨。

          “这位兄台如此年龄却欺凌弱小幼儿这是何意?”

          弱小幼儿?所有人都噗嗤一笑,赵家的混世魔王竟然被称作弱小幼儿!

          “你给我...”

          赵日天很生气,从来没有人敢说他是弱小幼儿的。但是看向秦超的时候却被他眼神震住了,一股金光像是从他眼中发出,大脑一下子像是短路了话说一半竟然说不出口了。

          天阳之眼的震慑作用起到了功效,自从有了真气之后他的天阳之眼拥有了这样的震慑作用,那是他一次远眺雄鹰时发现的,使用天阳真眼的真气消耗也会高出许多。

          “哈哈哈,我看你顺眼,你真要替那个小子出头?”

          刘义看眼前出现的小子十分顺眼,不是看的样貌而是那句弱小幼儿,简直就是贬低赵家的实力水平教不出像样的子弟。

          “没错。”

          秦超那声十分响亮,看的出他的决意。

          “你叫什么名字!我从不对无名之辈下手。”

          刘义观测此人的身高一米六七左右大概十五岁左右,看气势应该是个超力者。

          “在下秦超。”

          “秦超是吗?我记住了,我刘义记住这个名字不要败在谁手里都不知道。不过就这么比斗没意思和你打个赌,我赢了赵家出钱买下琉璃,反之一样。”

          “没问题。”

          秦超很干脆的答应了这样的比斗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琉璃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义也是十分开心,刚才的叫价已经到了三十万金克,虽然家族有钱但是也不是这样消费的,一百万金克是一个家族的最基本的消费,三十万就占了三分这是不怎么划算的,不过赢了就有赵家这个冤大头,堂堂C级超力者怎么可能会输?感觉现在已经胜利在望了。

          台上的琉璃在白色面罩之下看着台下的情况,是谁买走她已经完全的不再意,她现在急需用钱,她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宣传自己然后把自己卖个高价。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