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889AIIWI88M"></code><style id="889AIIWI88M"></style>
    • <acronym id="889AIIWI88M"></acronym>
      <center id="889AIIWI88M"><cente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center><abbr id="889AIIWI88M"><di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noframes id="889AIIWI88M">

    • <optgroup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sup id="889AIIWI88M"></sup></strike><code id="889AIIWI88M"></code></optgroup>
        1. <b id="889AIIWI88M"><label id="889AIIWI88M"><select id="889AIIWI88M"><dt id="889AIIWI88M"><span id="889AIIWI88M"></span></dt></select></label></b><u id="889AIIWI88M"></u>
          <i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tt id="889AIIWI88M"><pre id="889AIIWI88M"></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超越者联盟》 第四章 上官姐妹(一)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刘如龙回去之前帮刘义完成了那个约定,当时说的话所有人都在场,作为一个大家族的至高者怎么可能食言。不过这个代价让刘义悲惨了一年的时间。

          赵日天这一天很开心,不过也很悲剧,歌姬琉璃跟随着和他一起回去的路途他很开心,悲剧的是爷爷将他像拎小鸡一样的拎起带回了家,知道免不了受罚,从爷爷口中得知这个秦超竟然真的是他的表哥,顿时有点蒙了。生活了十余年突然多了个表哥,不过看样子这个表哥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样子一直在四处观望,不过他身手又不错当个保镖正好,心里打着这样那样的小九九。

          回到赵家大宅下人已经将秦龙三人的房间分配好并且打扫干净,随时可以入住。

          “记住我说的话。哪天愿意就过来我随时欢迎。”

          秦超在离去前提醒了蔡宝一句,然后去查看自己的房屋。

          蔡宝闻言浑身颤抖了一下,刚才那句话十分利令人遐想,有种如果你愿意就来一起嘿嘿嘿的感觉,决定先去买个彩票观测一下将来的运势。

          琉璃感觉着这里毫无存在感的样子,除了那个赵日天其他人对她爱理不理,一直跟随者秦超离去了。

          赵日天看着琉璃离去想要说什么但却被爷爷拖走了,没能说出来,到了赵天华的书房然后一阵惨叫。

          门外的那些长老听了惨叫也是习以为然的说说笑笑。

          “哎!小天这孩子太调皮了,不过听说好像秦超打败了赵家的那个小子。”

          “不愧是秦龙的儿子,小海太不会教育下一代了。”

          “你们有没有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感觉很有违和感啊。”

          大长老和二长老讨论着孩子教育的问题,然而三长老沉思了一会这一天好像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啊。

          四长老掏出秦龙制作的蛋糕意犹未尽的继续塞口中,那圆滚滚的肚子在不断地抖动看着疑神疑鬼的三长老摆摆手说道:“三哥你想多了吧!要不要再尝一块蛋糕,秦龙的手艺真不错。”

          “是吗!蛋糕竟然还有给我一块。”

          三长老也是抛开那些感觉塞了一口蛋糕在口中。

          赵家大宅地域广阔,世家豪宅都有着其他的建筑,那些仆人的住房,长老院和一些小型的别墅,别墅是让给那些客人入住的,秦超选择的是一座靠湖面的小别墅,他喜欢那里的环境,毕竟心理年龄不是十岁,和父母在一个房间总感觉会有些变扭,尤其是晚上的时候。虽说朱雀村的小房屋搭建别致,但是没有一点隔音效果,时常性的难以入眠。

          现在和父母隔开入住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还有事吗?”

          站在别墅房门,转头望向蒙着白色面纱的小女孩。

          “主人我能和你共处一室吗?”

          她的声音很清脆,柔软,不过和他住一起?秦超被这个问题给震了一下。

          这个女孩就是赵日天和刘义的赌注没错,可是和他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叫他主人?一个陌生女孩入住他的房间会让他很困扰的这一世加上上一世都没怎么和女孩接触过要说有过接触那就是在武斗的时候不是战斗时候根本没有和异性接触,长时间的修炼让他对女性完全是个小白,一下不知如何是好。

          琉璃也突然发现刚才说话有点问题,矫正道:“主人我的意思是您的房间缺少女仆吗?我什么都能做。”

          秦超现在脑袋有些空白,木然的点了点头,想到还没有问她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上官琉璃,主人!”

          上官琉璃!听上去感觉不错的样子,女仆应该就是和上一世的侍童一样的作用,打扫管理起居方面的。

          “不要叫我主人,我会不好意思的。叫我秦哥哥。”

          秦超手指挠了挠脸颊,听到那声主人感觉全身酥酥麻麻的,脸连不自觉的红了起来,这就是和女孩子接触的感觉好像有点紧张啊。

          “情哥哥?”

          一时间琉璃也是脸红不已,刚刚接触就这么大胆,虽然说做好了献身的准备但是没想到这么快。

          秦超也觉得这么叫怪怪的改口道:“我姓秦,还是叫我超哥吧!全名秦超。”

          秦超的解释瞬间让上官琉璃尴尬不已,原以为会要那样,结果是自己想多了。

          “好的超哥,我有个小小的要求可以吗?”

          上官琉璃表情扭捏,她要说出真正的目的。

          “说吧!”

          “我能否将我妹妹接过来。”

          秦朝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要求,虽然说赵家不是他家但是母亲最起码也是这个家族的大小姐,多个人应该不要紧。

          “恩,可以,没想到你还有个妹妹?你家人呢?”

          说道这里,上官琉璃沉默不言,秦超突然意识到好像说错话了。

          “天色不早了我陪你去接你妹妹。”

          今天的事情特别多,一个下午从朱雀村来到外公家,接着经历了一场战斗,也了解了超力者,现在已经傍晚了,晚霞开始照映湖面,从刚才的对话中琉璃的妹妹现在应该是孤身一人,早点过去也就早点回来。

          带着琉璃和外公打了声招呼出门了。

          傍晚的城市开始发光,路上的街灯陆续闪亮,人流也多了起来,经过一天都忙路大多数人开始丰富的夜生活了。在上官琉璃的指引下来到了一片废旧的院区,和外边的灯火辉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里也有人居住?

          跟着琉璃踏入院内,这里杂草丛生,有个白衣老者带着一个红色的箱子刚从内门出现。

          见到此人琉璃连忙赶去问道:“杰医生紫雪的病情怎么样了?”

          那位杰老医生摇了摇头,叹息了一下:“通过上次的治疗原本以为能压住病情,可是结果不理想,现在压抑在体内的病原开始反弹无能为力了。”

          上官琉璃听了医生的话十分的着急说道:“医生求求你想想办法,我现在有三十万金克再贵的药材我都能买到,想想办法吧!”

          老医生听着琉璃可怜的语气也是毫无办法只能摇头,这些年一直帮上官家的妹妹治病。原本的上官家也是个收入不错的小家族,自从上官姐妹出世之后这整个家都变了,老一辈的一个个病死,都是死于心脏衰竭,验尸的都是他,接着当家的父母也在去年意外身亡,只留下了上官家两姐妹,三个月前上官家的妹妹上官紫雪突然发病,琉璃也是求着他前来看病为了紫雪也让她耗尽了财力,才有了现在的情况,本来一个有把握的方法却也以失败告终,不但没有所好转反而恶化了。

          “琉璃啊!老夫也是无能为力了。准备后事吧!”

          杰老医生说完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现场。

          琉璃今天刚出门的时候还听他说成功几率会很高,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

          人未亡,泪先流。这些年的心酸都熬过来了却没想到紫雪却还是难逃厄运。作为琉璃现在唯一的亲人,她希望妹妹的病能治好。

          一边的秦超不知道现在的情况该说什么,也明白了她为何卖身,没有理会上官琉璃直接踏入房内一探究竟。突然间一股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他不自觉的抖了一抖。

          只见一个铁桶内一个女孩脸色惨白正在潺潺发抖,铁桶内的水开始冻结,桶底下却烧着旺火不断供应者热量,桶内的水却在缓慢结冰中。桶边有着药渣,一个煎锅内残留着药汁,女孩的这种症状秦超也是第一次见。

          “这是我妹妹上官紫雪。”

          秦超转头望去,发现原本遮挡容颜的白纱不见了,换来的却是十分精致的小脸,充满灵性的大眼,虽然有哭红的迹象,但却添加了少许楚楚可怜的神情,这样的容貌可想十年之后被称之为女神也不为过。

          “没想到你这么好看!”

          秦超说话不经大脑,这样背上的场合却说出了不和场景之言,但却让被夸奖的琉璃心中好受了一些。

          “姐你回来了吗?小雪好冷。”

          上官紫雪虚弱的双眼被冻结的有些睁不开,那虚弱的声音让人听了感觉她十分的脆弱,生命之火像是随时都会熄灭一样。

          “姐姐来了,小雪不要怕。”

          上官琉璃不顾寒冷用手去温暖着妹妹那冻僵的脸庞,秦超在底下添柴加火,火势更旺一分微微抵挡了一下结冰的趋势。但是这效果微乎其微。琉璃的温度让紫雪好受了一些。

          “姐我是不是要死了。这样姐姐就不用为我烦恼了小雪好开心姐姐以后一定要嫁给个有钱人爱姐姐的人,小雪会在天堂祝福你的。”

          紫雪感觉现在的病情十分的严重,可以说到了最危险的而边缘,她最不愿意看到姐姐为她操心,从一开始她是想拒绝治疗的,身上的问题只有她一个人明白,这病没人能治好。与其费劲心力不如死去来的划算。但是姐姐却一直坚持,直到现在。

          琉璃听了妹妹这样大逆不道的话,顿时吼道:“你这个丫头还想不想活啊!我救你容易吗?你给我死了我花掉的钱找谁要去?你一死了之可我呢?小雪我警告你不准死。”

          虽然琉璃一开始语气很凶但是说到最后还是柔弱了下来,声音有些哽咽,脸上的泪痕出卖了她。

          上官紫雪微微笑道:“姐够了,觉...的是时候了,小雪好...困,让我睡会。”

          上官紫雪说完这句完全没有了动静,不知何时水面已经完全凝结成冰。上官琉璃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的妹妹化作美丽的冰雕。

          “啊!”

          顿时尖叫之声贯穿了整个房间。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