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889AIIWI88M"></code><style id="889AIIWI88M"></style>
    • <acronym id="889AIIWI88M"></acronym>
      <center id="889AIIWI88M"><cente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center><abbr id="889AIIWI88M"><dir id="889AIIWI88M"><tfoot id="889AIIWI88M"></tfoot><noframes id="889AIIWI88M">

    • <optgroup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sup id="889AIIWI88M"></sup></strike><code id="889AIIWI88M"></code></optgroup>
        1. <b id="889AIIWI88M"><label id="889AIIWI88M"><select id="889AIIWI88M"><dt id="889AIIWI88M"><span id="889AIIWI88M"></span></dt></select></label></b><u id="889AIIWI88M"></u>
          <i id="889AIIWI88M"><strike id="889AIIWI88M"><tt id="889AIIWI88M"><pre id="889AIIWI88M"></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超越者联盟》 第四章 上官姐妹(二)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秦超沉默了,本以为只是接个人,却没想到会发生如此变故,看来上官琉璃也是不知道事情来得这么快,不顾寒冷正抱着妹妹的尸首痛哭。

          感觉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发现这里的温度开始异常的寒冷,比一开始的还要冷,对这一现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上官紫雪并未死亡,照理说任何功法施展之人失去生命也就等于功法失去作用,同样的道理,既然病原让宿主死亡,那病原也理应停止发作,现在温度却还在下降,只会一种可能,假死状态。

          假死状态,并非死亡,而是一种冬眠模式,人体会停止呼吸和跳动。可能还有一线生机,不知道真气管不管用。刚才大战之后存留的真气连一半都没回复到,只能尝试一下了。

          “琉璃让一下,你妹妹可能没死。琉璃?糟糕!”

          猛然发现上官琉璃的上半身也开始被冰结了,刚才在观测紫雪的情况一时间忘了琉璃掐然而止的哭声。接触的地方开始出现冰霜,如果直接分离会很危险。

          将真气用内气的运行方法集中在掌心,缓缓贴入紫雪的背面,表面的冰霜完全被掌心所散发的热量融化,双手贴住其娇肤不停的传输着真气,被冰结的血脉开始重新流通,洗刷着紫雪全身的脉络透过两姐妹的接触点,使用真气化解她们身上的冰霜,琉璃和紫雪终于分离。

          秦超的真气却所剩无几,但在拼命传输着,流通其心脏的时候发现竟然真气失去了作用,收到了反噬,紫雪的心脏在跳动,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光芒按照秦超真气流走的路线探寻,找到了输送点发起了进攻。

          蓝色的光芒缠绕着秦超贴在紫雪背后的双手直接将其弹开,紫雪不知何时睁开双眼,碧蓝色的瞳孔盯着秦超。

          不知何时琉璃也醒了过来,眼中的玫红色的双瞳显现了出来,周围缠绕着火红色的玫瑰。

          这时候秦超傻眼了,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一情况,所有的脑细胞都不够他用的。

          紫雪破冰而出悬浮在空中,她现在的风采让秦超无法直视,就这么光着悬浮在空中,下一刻只见她单手一挥蓝色的光芒直接幻化成蓝白色的长裙,背后显现出三对由冰晶组成的翅膀。

          琉璃则是变换出火红色的长裙,背后幻化出三对火焰组成的花瓣形翅膀,一起悬浮在空中。两人望着眼前的秦超互视一眼,点了点头。

          秦超下一秒只觉得全身自动腾空而起然后昏了过去,昏厥的时候秦超却不知道他胸口的胎记突然间化为真龙冲天而起,这间屋内很热闹,冰寒的雪莲,炽热的玫瑰双双飞舞,楼顶徘徊的飞龙翩翩起舞。

          午夜过后城内也很热闹,秦超的迟迟未归让赵家动用了所有警戒前去寻找,找遍了所有地区都没有发现人影。

          ......

          “喳~喳”

          猛然的鸟叫声打破了清早的宁静。

          秦超被叫声唤醒缓缓的睁开了眼,现在大脑一片空白而且疼痛不已,一时间感觉双手被什么东西压着了。

          等视线清楚了只见左右两边的手臂都被两个女孩拿去充当枕头了,不对,不对这是怎么回事?一边想要努力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

          记得自己被紫雪弹开然后,两姐妹突然间像是变了个人能悬浮在空中,接着自己好像也飞起来了然后.....然后.....就不知道了。

          不过现在是什么情况啊!三人竟然在一张床上,往下看去还好目前有被子盖着,不过两边那丝滑柔软的触感是怎么回事?

          顿时想到三人都没穿衣服,现在处境十分的尴尬,想要动但是却动不了。

          不过看着紫雪在正常的呼吸看来好像没有什么问个题了,有时候解释不通的东西那就可以不用去像,想多了然而头疼。就像昨晚的事件,很难去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所有人相安无事就好。

          虽然是这么想,和别的异性同床还是头一次,感觉小心脏在不停的跳动。

          ‘到底在想什么,对方也只不过就是十多岁的小孩子而已啊!不要乱想不要乱想。’

          秦超不停的催眠自己,不要胡想八想。

          “啊!”

          一声尖叫紧接着

          “啪!”

          响亮的一巴掌,打懵了秦超。

          “出什么事了。小雪你没事了?太好了。”

          琉璃被这一声尖叫吵醒目光直接跨过秦超看到生龙活虎的紫雪很是高兴,看来是秦超救了她。

          “姐他谁啊!怎么会在我们家而且,啊!”

          “啪!”

          又是一击响亮的巴掌。

          紫雪刚想说为什么在一张床上猛然发现三人全都没穿衣服想都没想一个巴掌扇过去。

          “紫雪不要打他是你的救命恩人。”

          琉璃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见紫雪没事放心了,凭着恩情自己献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紫雪竟然也在,这就让她皱了皱眉头,不过秦超救了她妹妹,虽然愤怒但也没有说什么。

          秦超现在很冤枉,真的昨天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的他也是一脸茫然。

          “你个流氓看我不打死你。”

          紫雪对这个救命恩人根本就没什么好感,虽然长得还行不过行为可耻禽兽,还没刚才的两下十分的爽,还想再来几下。

          秦超却一脸怒火,直接将她手给摁住,反过来将她压在身下,一再的容忍不代表他没有脾气。

          突然间对紫雪吼道:“警告你,不要超过我的底线。我什么都没做!”

          虽然这样解释,但是十分的苍白无力,两姐妹没有人相信他的话,秦超现在的姿势暧昧,分身和紫雪的肌肤来了个亲密接触,一下子有了点感觉尴尬不已,紫雪也是满脸通红。

          由于刚才的尴尬也让他语气温和了一点:“闹够了,整理一下衣服一会回去。”

          没有理会两人直接走下床去,寻找来时的衣物,起来的很自在,全身的风光全被两姐妹看光,琉璃连忙转头回避,紫雪则是用手捂着,然后通过指缝观看着他下体的风光。

          两姐妹互相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真的没有被怎么样第一次还在,不过第一夜却被夺走了,紫雪瞪了一眼秦超娇哼一声。

          三人整装待发,有过了前面的小摩擦,紫雪这一路都没有给他脸色,琉璃十分的无奈,刚才和紫雪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紫雪十分反对和秦超走,不过现在两人在外生活难免会遇到贪图美色之人,两姐妹这么漂亮没有靠山很难存活。紫雪也认为有理就勉强答应了,一起随着秦超去赵家大宅。

          紫雪从三个月前突发病状就没有出来活动过了,现在的她精神状态很好,这一次琉璃没有用纱布遮挡容颜,两姐妹的漂亮容貌引来各种目光。

          “秦少爷!找到秦少爷了。”

          一时间有一群人拨开人群赶了过来,看身上的标记是赵家人。

          秦超有点不好意思,突然失踪,外公应该找了好久对着领头人说道:“不好意思,有点事情耽搁了才这么晚回来,等回去我和外公说一下给兄弟们一点福利。”

          看着秦超打着包票,那些不断寻找秦超的赵家卫士也是没有了怨言。这位少爷比家里的那位上路子多了,懂得照顾这些下人。领头的也是笑着回答:“没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来人叫马车打道回府。”

          路人看着赵家人请这三位上了马车,也是明白了三人的身份,唏嘘不已,一个穿着农村服的小子竟然被赵家人称作少爷,这年头有钱人都爱玩花样,不过这位少爷很有眼光,玩养成而且是一对姐妹花,会玩。

          秦超一回去就被臭骂一顿,身后的赵日天则是对着他身后的姐妹花双眼光芒绽放。

          赵天华放下手中的茶杯摆了摆手说道:“不要再说了,回来就好,下次注意点就可以了,小超啊以后不要回来这么晚大家都很担心啊!”

          秦超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知道了外公!因为我的关系赵家的弟兄们也没能有个安稳觉也请外公好好犒劳一下他们。”

          赵天华闻言立马笑声大放表示了解道:“回去换身衣服吧,这套衣服不适合这里的环境,新衣服都在那间别墅里,去吧!”

          秦超弯腰告辞,上官姐妹则是跟着秦超离去让赵日天很是郁闷,随即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爷爷我去表哥那里玩玩,顺便向他学习一下您说可以不?”

          赵天华想这小子什么时候开窍了,随即摆了摆手,只要他不去外面闹事在家里怎么样都可以,让他跟着秦超说不定能学到些有用的东西。

          赵日天飞快的追了过去,赶上了秦超的身影。

          “表哥等等我。”

          秦超停了下来,看着眼前已经完全消肿了的赵日天,正好让他过来一起修行,也要改改他的性子。

          “来的正好,叫上那个蔡宝来我屋子。”

          “啊!”

          “啊!什么让你去就去。”

          秦超对这个表弟可是没有什么好感,也是微微喝道。

          赵日天是这个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怎么可能会被刚出现不到一天的表哥给随便呼来喝去的,想要直接说上两句,可是一瞬间又被他的眼神给盯的说不出话了,嘴巴就这么张着十分的滑稽。两姐妹看着他微微一笑,那一笑的风情顿时让他心中笑开了花,赵日天也是猪哥的样子笑了笑。

          瞪了一眼带着上官姐妹回到了自己的那间别墅,心里却是炸开了锅,从早上就觉得怪怪的,自己刚才瞪这个表弟的时候发现体内竟然有龙型的真气存在,刚才使用真气的时候才发觉,它现在正在丹田处盘旋,昨天消耗的真气已经全部恢复,而且真气感觉比原来浑厚了许多,可能是昨天晚上发生了他所不知道的事情,虽然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事情想要努力回想,想着想着却还是一头雾水。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